焦研峰:没有我,大连足球不完整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17 02:20

《周星星》第二期|焦研峰:没有我,大连足球不完整

2018-04-16 21:03来源:PPTV体育

原标题:《周星星》第二期|焦研峰:没有我,大连足球不完整

“解说界马景涛”嘶吼了90分钟后,默默摘下耳麦,迅速收拾完东西直奔停车场而去。他像是赶紧逃离这凄惨冷清的伤心之地。一路上,几个认出他的路人贴上前来求合影,他收起板着的面孔,略带微笑地一一配合。

这一天,大连一方迎来2018年第二个主场比赛。上一回,他们被北京国安打得体无完肤,比赛没结束全场就高喊:马林下课;这一回情况完全不同,凭借汪晋贤和盖坦的进球,大连在56分钟时,已经20领先重庆斯威。球迷兴奋啊,他们以为到手的三分的这回是跑不了了,但第58分钟,当中路铁闸朱晓刚被红牌罚下后,胜负天平开始倾斜,重庆扳平比分只用了20分钟。此后,大连越踢越急躁,比赛在杂乱无章中耗掉最后几分钟。

“马景涛”的车载音响里浅唱着汪峰《破碎的歌谣》。在汽车汇入望不见头的车流后,只能向前缓缓爬行。他这才从心不在焉中缓过神来,然后猛拍方向盘,“20领先时,舒斯特尔为什么不强调纪律,朱晓刚都拿过一张黄牌了还不调整。

他说:我今天很烦,感觉夕阳都特别凄凉。

能将输球后的心情描绘的如此诗情画意,只有焦研峰了。解说界马景涛,是近40年来球迷奉送给他的诨号,鉴于他在解说席上人来疯一样的嘶吼和发泄,这个说法算是很客气了。一家门户网站给他的解说风格贴上如此标签:亲者快、仇者痛,快意恩仇。在球迷社区里,有人说,焦研峰就是个神经病、彪子。

不过,大多数的大连球迷对此嗤之以鼻。他们认为,焦研峰老师和55场不败、8个冠军,都是大连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还有些人旗帜鲜明地表明立场:没有焦研峰,坚决不看大连足球。在足球城,比赛一直是13个人的游戏,必须加上球迷和老焦,才够完整。

即便那些不看球的人,也都知道焦研峰。在万达如日中天的甲A时代,在他们父辈看球的激荡岁月里,焦研峰的声音每逢周末都能穿透大连,成为他们成长的青春记忆。

有一个女球迷说,十二岁时,她第一次是跟爸爸一起看球的。今年,当再次听到焦研峰高喊,球进啦,漂亮这一声的时候,她哭了。

在大连人看来,中国的足球解说就两种:一种是普通的,另一种是焦研峰的。当他拉长声音高喊:“球进啦!~~~~球进啦啦!皮袄~亮!”当他动情作诗:大气磅礴走中华,连年征战报国家。足下生辉闯世界,球坛遍插英雄花……听到这些,他们的记忆闸门就自动全打开了。

“没有足球的话,这城市好像得了重病,大连不能没有足球。”焦研峰说,当年鼎盛时,球迷天天像过年,每到比赛,周围就没地方停车。比赛日,市里五大班子领导全在主席台,他上前去和他们聊天、开玩笑。

图注:焦研峰与大连功勋教练科萨诺维奇

A联赛之前,焦研峰就开始解说足球。他是跟着大连足球脉络一路走来的,从高潮到低谷,整个过程他都倾情参与,“有人说大连足球让我说起来又给说没了,我们一起经历过大起大落。我心里有落差,但解说时并没有落差。”他是人来疯型的性格,越是人多越是在聚光灯下,他越是有表现力。

2018赛季,大连万达王者归来,焦研峰也呼啸而来。此前,他已经蛰伏六七年,不说球也不怎么关心比赛。他的主业是老师和老板,一个艺术学校和自己创办的一家公司,占据他的大部分时间。直到去年大连一方冲超阶段,他才像个吉祥物般在中场休息时现身,然后握着麦克风走入场地,与现场球迷简短联欢一番。

2012113日,是大连实德告别战,此后球队将宣布解散。这一天,也是老焦的巅峰之战。他们坐镇金州体育场,迎战当时贵州人和。

分离的黯然气氛在赛前就弥漫全场,现场大屏幕循环播放着大连足球过去20年精华片段,扩音器里的《从头再来》和《讲不出再见》将每个人的心撩动的特别哀伤。上解说席之前,焦研峰喝了一点酒。不出意外,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现场解说大连足球。有人调侃说,“老焦,实德没了,你也该下岗了。”老焦头都不抬,回应到:“我永远不会下岗!”

这场比赛,焦研峰诗兴大发,作诗6首送别实德,并且高喊实德30赢下人和。事实上,比分正好是倒过来的。

“护犊子”的事老焦没少干。他的解说语录堪比“大嘴”韩乔生,有过之而无不及,唯一区别是,北研峰带拉仇恨属性,他几乎得罪了除大连以外的全国球迷。

图注:焦研峰与中国解说界“泰山北斗”宋世雄

大连实德前锋攻破广州恒大球门后,他高亢有力地说,谢谢詹姆斯。进的就是广州,进的就是恒大,进的就是所谓的不能被攻破的球门。这球进的漂亮极了,比克莱奥(恒大前锋)漂亮12万倍。天津泰达曹阳在大连踢飞点球后,他彻底嗨了,在解说席狂笑:“这球居然打飞了……”大连实德32逆转长春亚泰的最后时刻,他神气活现地为比赛做倒计时:10987……

老焦行走江湖四十年,只有一次没为主队说话。某场比赛,大连实德踢的不怎么走心,他对电视机前的球迷说:观众朋友们,去看别的吧,这比赛不看也罢。

球迷自嘲说,大连输四球的比赛,不看画面只听焦老师解说,以为大连赢下四球。这种主观到极致的做法,让他充满了争议。有人讽刺他根本不懂球:只会呜嗷乱叫,本方进球时他欢快的像过年一样,对方进球后则是死一般沉寂。他还是媒体记者吗,配当解说员吗?

在大连足球黄金时代,他和球员称兄道弟,把酒言欢。李明、孙继海、邹捷等人的婚礼,焦研峰必是主持司仪。女足门将韩文霞结婚时,他对着满场亲朋调侃说,“大霞作为大连队的门将保持女足联赛最少失球,可是今晚(婚礼当天)的门她是守不住了。”围观群众说,老焦真TMD有才。

见惯这些阵仗,他早就对外界的争论、诽谤、谩骂与嘲讽习以为常。“体育解说必须自带立场,没有立场的解说没有生命力。真想学点足球技术方面的东西,你听那客观的;但要想开怀,你得找带立场的。”老焦说:我不会刻意去讨好球迷,这个词在我的解说辞典里没有。

他说他已经把情感倾注在这座城市,至于球迷能接受多少,这些和他无关。

摩羯座的自恋、自我、自傲,在他身上得到完美体现,焦研峰根本不在意别人的评价。护犊子式解说风格,他归于屁股决定脑袋。以前呼号‘大连电视台’是为了保持收视率。毕竟,我是跟队大连队,有时候会自然而然的感情倾向。我喊‘球进啦’是一种声音的印记,是那些年大连足球辉煌时期的印记,我不能让等这句话的人失望。

拉长声音,旁若无人嘶吼,这一切始于1982年。谈起往事,老焦甚至给自己下了定义:“以前我在辽台解说拳击的时候,我就开始拉长声喊‘啊啊啊啊啊啊’,那时候压根不知道南美人也这样大呼小叫。所以,我应该是中国最早的最有特点的解说。”焦研峰说,他是自恋自我陶醉在其中的,只有解说能让自己沉浸在这样的美好当中,也让自己进如物我两忘的仙境。

作诗的专利来自于北京台解说张忠文,焦研峰完全是拿来主义。后来,张忠文不说了,作诗就成了他的标配。四六句的格律诗,对他来说太简单了。不用事先准备,无论在比赛时,还是在朋友聚会时,现场做藏头诗一直是焦研峰的固定节目。

图注:年轻时的焦研峰在部队当广播员

他有些得意地说,情绪到了,信手拈来。作诗能为比赛添彩,能把情绪升华,也能让不喜欢比赛的人开始喜欢。我也是为了平台利益,作诗不是骂街,体育转播不应该拒绝这样的美好。

重出江湖,在PP体育开始说球后,焦研峰对记者说:大连足球高峰的时候我在,低谷的时候我应该也在。缺少了我的声音,大连足球就没了那种重回过往,往事重现的感觉。”再回转播席,他说,有点心头撞鹿,又有点落寞。

今年三月,在解说完第一场比赛后,儿子给他发了网友评论的截图,并赠言:好评如潮,努力老爸。

·END·

PP体育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